二维码

手机版

登录 注册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行业动态 医路伴 医患纠纷 医声医事 医学文献 医学书籍
医生在线 > 医生频道 > 医疗动态 > 一台高难度手术中术者手抽筋

一台高难度手术中术者手抽筋

2016/08/02   来源:医学信使

纪录片《人间世》7月30日播出了第八集《坚持》,这一集记录了发生在同一间手术室的两台手术。两台手术的背后,是两个不同的生命、两个不同的故事,相似的病因,完全不同的过程,在经历了一次次让人无奈的变化后,主导结果的,原来是人们对无奈时坚持的态度。


医学是一个不断求证的过程。挂号、检查、问诊、手术,每一步似乎都环环相扣,严丝合缝。但现实情况可能并不如此,因为变化总会突如其来,甚至会把医生、患者都推入无奈的境地。


这里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新建成的心导管室,今天,世界顶尖的心导管专家云集于此,他们将要共同面对的是心脏内科领域最难的两台手术,而他们的双手也将承载着病人对于生活最后的希望。


最近十几天,李千军和妻子一直守候在中山医院心脏内科监护室的门口,他们不敢离开半步,夜里也不回家,实在困了,就在躺椅上小憩一会,一张躺椅,两个人轮流休息。


自从女儿生病后,李千军一直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他说自己没心情吃,也感觉不到饿,因为紧张。


监护室大门的那头,是他们19岁的女儿李娜。这十几天里,女儿李娜同样躺在床上不能下地,尽管看上去小姑娘的气色还不错,但是她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到了不得不手术的时候,因为哪怕下地多走几步,她也可能突然会有生命危险。


李娜觉得自己心态比较好,都无所谓。她也一直安慰父母,让他们放心。


李娜患有的是多发性大动脉炎


这是一种累及全身动脉的炎症性疾病,会导致人体多处血管发生狭窄、闭塞或血管瘤。人体的心脏共有三根血管,李娜的大动脉炎引发了冠心病,心脏左侧两根冠状血管完全闭塞,仅有的一根可以供血的右侧冠状血管,也阻塞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这根比头发丝还要细的血管通道,维系着李娜全身的血液输送,可谓命悬一线,如果这根已经有严重病变的血管也堵上了,那再好的医生也将回天乏术。


堵塞的心脏血管,是埋在李娜身体里的一颗定时炸弹,手术是排除炸弹的***选择。每天监护室允许探望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更多的时候,监护室的门是关着的,每次医护人员进出重症监护室,门会偶尔打开,李娜的爸妈总会探着身子往里张望。


想女儿了就看看手机里的照片。


李千军说:“哪怕有一点点希望,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要坚守。”


所谓心脏搭桥手术就是通过外科开胸手术,利用从病人身上取出的血管,将堵塞的冠状动脉的两端连接起来,让血液绕过堵塞的部分,从这座新搭的桥上通过,以改善心肌缺血的症状。而所谓心导管介入治疗,则是在病人的手或腿的动脉上开一个小孔插入导丝和微导管,将导丝经由血管到达心脏内血管的堵塞处,通过导丝置入网状支架,扩张闭塞处,疏通血管。


陆浩医生介绍说,外科搭桥对李娜来说,如果不考虑年龄的话,是比较合适的,但是因为她才19岁,外科开刀创伤大,另外她有多发性动脉炎,搭桥以后她桥血管的寿命,相对来说桥血管的通畅率,可能要比普通的病人要降低很多。如果桥血管以后再出问题,基本上就没有很多办法。


最终,专家决定为李娜进行心导管的介入治疗


但是由于李娜的心血管闭塞过于严重,虽然医生进行了6个小时的反复尝试,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打通血管。


一台成功的手术,需要完美的手术方案,同时也需要患者身体条件的配合,但李娜的情况非常特殊。第一次尝试失败了,但主治医生依然认为导管手术的方案是最适合李娜的,李娜重新回到了监护室,她在等待下次手术的机会,但这次,对于医生的决定,李娜的父母犹豫了。


李千军担心万一又没打不通,支架就放不进去了,小孩子罪也受了,药水又打进去了。


让李千军犹豫的,依然是手术方案该选哪一个。微创手术放支架,创面小,恢复快,但支架有使用期限,而开胸手术心脏搭桥,手术创面大,恢复慢,而且血管阻塞的可能性依然无法消除。


李娜血管的病变情况,非常复杂,其实,对医生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最终,李娜一家还是接受了医生的建议,接受心脏导管手术。尽管再次进行同样的手术是一次挑战,毕竟李娜还很年轻,选择创伤小的方案是值得尝试的。


此时的李娜还是很乐观,她担心的只有两件事,需要重修的课程、爸爸妈妈的身体。


今天是手术日,吴伟的手术是今天的第一台,李娜被安排在了第二台。早上七点多钟,吴伟被推进了手术室。但是一夜没睡好的他血压明显有点偏高。


与李娜有着类似经历,患者吴伟也曾经历过一次未能成功的手术。今年55岁的他,患有冠心病及心肌梗塞,还伴有高血压及糖尿病。


在三根心脏血管中,李娜是左边的两根完全闭塞。而吴伟则是右边的这一根中间部位完全闭塞。不过幸运的是,人体会进行奇妙的自我修复,他的左边两根血管长出了一些小的血管,连接到了右边主动脉的末梢,使得吴伟的心脏缺血情况不像李娜那么严重。但是要想打通完全闭塞的右边血管并不容易。


七个月前,吴伟接受了心脏介入治疗。经历了漫长的六个小时手术后,遗憾的是,通道最终还没打通,手术被迫终止。


但考虑到心脏搭桥手术创面大等因素,医生最终还是建议吴伟等待合适的时机,再接受一次心脏导管手术。


再次手术的窗口期终于到来。术前两天,吴伟住进了中山医院心内科的病房。再次入院准备手术,原先十分淡定的他,此时却也流露出了些许的紧张。他默默地翻看着自己的检查报告,毕竟这是他的第二次手术,同样的手术方案,能获得成功吗?


葛均波,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作为心导管手术的***顶尖专家,他将主刀今天的手术。今天的两个病例都经历过一次未能成功的手术,同样的手术方案,再尝试一次,接手这样的手术,考验的不仅仅是医生的技术,还有医生的信心和坚持。


上午八点,手术准时开始


手术的关键是能否将导丝送达吴伟心脏血管堵塞的位置。


手术室内,医生一点点推送着细细的导丝,向着吴伟的心脏血管挺近。手术室外,数十位来自各地的专家,屏气凝神地关注着手术的进展。


要想疏通吴伟心脏上的那根闭塞的血管,先要用导丝去打通闭塞段,插入微导管,随后再顺着微导管安装支架以扩张血管。心脏的三根动脉,就像是三条隧道,要想疏通拥堵的一段,最常规有效的方式是导丝直接从隧道的入口正面进入,这样导丝推进的距离最短,时间也最快。


很快,导丝就到达了病变处。


但是,由于病变的血管,长期不通,堵塞物钙化,变得十分坚硬,如同一块巨石,拦在了道路中央,细细的导丝根本捅不过去。


正向进入的尝试没有成功。葛均波只好决定换一种方式进入。


面对一条完全堵塞的隧道,当从隧道入口处直接进入疏通不能成功时,就要想办法从隧道旁边的辅助通道,绕行到隧道的另一头,反向进行疏通,这在心导管手术中被称为“逆向技术”。与闭塞的动脉相连的,是许多细小的侧支血管,这些细小血管就是辅助通道,而葛均波要做的,就是在这些侧支血管中找到一条合适的通道,成功绕到闭塞段的另一端。


手术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侧支血管繁杂而细小,细细的导丝犹如进入了一个迷宫,始终难以走通。


此时,作为业界顶尖专家的葛均波,明显感到了问题的棘手。如果继续逆向进入,就必须到距离更远的血管中寻觅通道。但每一根细小血管形成的交叉口,都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可能,走通或走不通。这时的葛均波,几乎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办法。


然而,面对正向与逆向都没能走通的复杂局面,不仅葛均波感到为难,在场的专家也都拿不出更好的办法。但是,葛均波并没有想要放弃,他决定回到手术的起点,再尝试一下正向进入。


正向进入再次失败,此时,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由于是局部麻醉,意识清醒的吴伟已经有些躺不住了。


尽管无奈,但葛均波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他心里很清楚,尽管正向进入能够抵达堵塞点,但却无法捅穿堵塞物,这是一条死路。逆向进入是***可能的手术方案,但逆向进入,意味着要在一次次的失败中寻找最后的机会。


此时,在心内监护室内等待了一上午的李娜,也有点坐不住了,开始有点紧张了。


葛均波的再一次求解,依然没有得到有效的答案。


“第一次做了没成功,第二次做,非常难。”一位在场观摩的专家说。


此时,葛均波只有舍近而求远,他打算尝试最远的一条血管,这是最后一条可以尝试的通道,是留给医生的最后一次机会。


在尝试了近四个小时后,转机终于出现了


沿着最远端的最后一根血管,导丝和微导管成功到达了闭塞段的末端,接下来如果能够将闭塞段打通,就可以建立完整的通道,这也预示着手术成功在望。


葛均波的坚持换来了成功的希望,在场的每个人也都满怀期待,然而就在此时意外出现了。


正准备穿过闭塞段,导丝的头端突然打了个结,已经没有力量继续推进,但是如果此时将导丝和微导管直接拉出来,又很容易将刚刚走通的血管拉伤。


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手术却不得不重新开始,是继续前进,还是选择放弃,从头再来,还能不能顺利找到刚才的通道,如果不成功,是不是意味着只能放弃,此时手术已经将近5个小时,从头再来的压力,考验着医生的体力和信心。


“再回,再回再回,再回。”手术室里只听见葛均波急切的声音。


又经过了三十分钟,终于建立起了完整的通道。


“好了,现在打开了。”葛均波如释重负。


随着导丝的推送,两枚支架成功植入


一台历经波折的手术,在耗时近六个小时后终获成功,虽然大家鼓掌庆贺,但是医生们都明白,今天的手术还没有结束,一台难度极大,风险更高的手术,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由于李娜左冠两根血管完全闭塞,***的一根可以供血的右冠血管也闭塞了百分之九十,而手术恰恰先要在这根直径大约0.1毫米的通道中进行,这0.1毫米的通道即是手术器械通过的***空间,也是保证心脏供血的***通道,稍有不慎,那么李娜的心脏一旦缺血,随时都有猝死的可能性。


虽然采取了一定的预案,葛均波也还是有一点担心。


手术室外,李千军夫妇注视着电子屏幕的每一次变化,这场等待已久的手术,每分每秒都在牵动着他们的心,女儿的病情他们十分清楚,如果手术出现任何意外,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打击,而在大门那头的手术室内,手术正进行到了最紧张的时刻。


出乎各路专家的意料,手术的进展异常的顺利。导丝已经进入了李娜心血管的病变处。


就在大家准备庆祝又一台高难度手术成功的时候,葛均波突然离开了手术台。


他的手突然抽筋了


经过简单的处理后,葛均波又回到了手术台,忍受着剧烈的疼痛,继续推送着支架,手术已经接近成功,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出现意外。


但是刚过两分钟,葛均波又一次痛苦地离开了手术台。


面对第二次更加剧烈的抽筋,葛均波痛苦地望着手术台。


后来他把逆向导丝,拉到体外化,放支架的工作,交给了他的同事。


手术最终顺利完成,在旁观摩的医生也忍不住大赞“perfect”。


葛均波嘱咐李娜多喝水将有毒的造影剂代谢掉,李娜向葛均波表达了谢意,还一个劲地关心他抽筋的手还好吗。


对于李娜和吴伟两家而言,这看似平常的一天,却因两台***难度的手术,而变得不平常。对患者而言,手术让他们摆脱了疾病的纠缠,对医生而言,这一天种种突发的状况,曾经一度让这两台手术接近放弃的边缘,好在手术成功了,好在这一天,医生、患者、家属,都没有放弃。


一向热爱运动的吴伟,曾经因心脏疾病不得不严格控制自己的运动量,如今回归正常生活的他,最开心的莫过于可以更畅快地进行各项运动。


19岁的李娜,虽然手术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养好,但手术已经让她的身体发生了转变,她的胸口不疼了,她再也不用一直躺在床上,她的生活重回正轨。


而葛均波院士依然在开始一台台新的手术,对医生而言,每个病例、每台手术都是一场新的实战,正式打响前不会给医生太多演习的机会,面对无法预知的变局,坚持下去,就是选择医生这个职业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葛均波说,选择了医生,就要救死扶伤,就需要敬畏生命


在医院,所有的一切都和敬畏生命有关,每一个来到医院的人都希望一帆风顺地把病看好,但看病却并不总是那么一帆风顺。医患之间的关系,也总会忽近忽远。


清晨,等候的病人早早地排起了长队,画面里看到的是渴望摆脱病魔的眼神,当镜头转向医生,摄影机记录下的同样是一个个早出晚归的身影,同样是一张张疲惫而又专注的脸。


虽然,每一位走进医院的患者,都希望医生妙手回春,但我们经常要面对的,是无力回天的窘境,医学不是万能的,很多无奈,我们无法回避,但至少,我们可以选择坚持......


推荐阅读:为了完成指标男子被精神病     我们的时间和精力都去哪儿了

推荐阅读

疼痛与神奇的“安慰剂效应”

哈佛大学和伯尔尼大学的研究称,他们在对一些轻度烧伤的受试者的测试中发现,即使一部分病人们知...【详细】

免费医疗真的存在于世界上么

网络的发达,让我们能够更轻易地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我们经常从新闻中看到,印度、朝鲜等...【详细】

医疗对癌症治疗的贡献

已经火了一年多的精准医疗究竟是什么?精准医疗对于癌症治疗有什么帮助呢?...【详细】

机器人手术的时代还有多远

“人工智能”一词,近几年出现频率日益增高。前不久,会下围棋的“阿尔法狗”让不少人眼前一亮....【详细】

扫一扫关注医生在线健康公众号与医生在线健康小编互动

有任何意见、建议、投稿,欢迎发送邮件到 bianjibu@51daifu.com

400-082-1008

整形热门医院
上海华美美容整形医院

上海市源深路155号

上海天大整形美容医院

上海市长宁区中山西路339号

福建省厦门海峡整形美容医院

厦门市环岛南路72号名仕御园旁

沈阳杏林整形美容医院

沈阳市铁西区建设东路140号甲

长沙雅美整形美容医院

长沙市解放西路269号丽都大厦一楼

体检热门医院
上海第六人民医院体检中心

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600号

上海同济医院体检中心

上海普陀区志丹路201号

上海儿科医院

上海市闵行区万源路399号

北京302医院体检中心

北京市丰台区西四环中路100号

解放军第二炮兵总医院

北京市西城区新外大街16号

双眼皮 眼袋抽脂 假体隆鼻 祛眼袋 瘦脸针 自体隆胸 注射隆胸 隆下巴 开眼角 下颌角 假体隆胸 吸脂 减肥方法 祛斑 割双眼皮 玻尿酸 隆鼻修复 埋线双眼皮 腹部抽脂 胸小怎么办 成都整形 南京整形 重庆整形 郑州整形 济南爱容

Copyright @ 2005-2017 www.51daifu.com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19152号-2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沪) 非经营性-2008-0007号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审核同意书 沪卫(中医)网审[2014]第10134号